• 两个和尚锵锵锵98期:传统武术是不是花架子? 2019-05-13
  • 首届尧都文化旅游节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 诚邀八方客感受帝尧魅力 2019-05-09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做的单片机有人用,公司还会亏得需要换将? 2019-05-05
  • 评论:职能部门要发挥好“信息员”作用 2019-05-02
  • 他是黄教六大寺中地位最特殊的一座 2019-05-02
  • 人民日报评论员:共同描绘历史新阶段的发展蓝图 2019-04-27
  • 1—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04-27
  • 第19届达能营养学术年会举行 探讨维生素与健康最新研究 2019-04-11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4-10
  • 升级是硬道理 MQB平台全新一代宝来驾乘体验更舒适 2019-04-10
  • 谢华伟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30
  • “最美追逐”记录新疆故事 赵磊风光摄影作品展开展 2019-03-30
  • 上海国际电影节为期10天 与你共赴光与影的约会 2019-03-29
  • 和平发展使用核科技成果!创新发展没有止境! 2019-03-29
  • 商务部公布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 2019-03-23
  • 返回

    彩票开奖查询2018069:谁说我要给你追

    深圳福彩中心官网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说我要给你追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说什么?你要她当作没那回事?」

      热闹的餐厅里,一道男声惊愕地窜起,压下其他人嗡嗡的交谈声。

      食客们谴责地转过头,想看是哪个没水准的男人说话那么大声,可目光一触及男人俊美到不象话的脸孔,顿时张口结舌。

      老天!这帅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客们赞叹地想。

      拜托!怎么会有男人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男客们不屑地想。

      「你小声点吧,日飞?!蛊展钜斓牟吞?,唯有袁星朗还能维持镇定,代替众人朝好友投去谴责的眼光?!该豢吹酱蠹叶荚诳茨懔寺??」

      「是吗?」宋日飞扬眉,桃花眼一转,电晕一票女客人。他若无其事地微笑,很没良心地继续发送强力电波。

      袁星朗冷眼旁观。

      所以他才讨厌在公众场合与宋日飞会面,老是得忍受一票女人花痴的视线,夜雪曾说他对女人算得上是台超强发电机,但比起日飞,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要不是想听听这个自认为恋爱大师的男人的意见,他不会主动约他共进午餐。

      「哪,你坦白说,你是不是有???」宋日飞倾过身,这回识相地压低嗓音。

      「有病的人是你吧!」他眼角抽搐。

      「没病的话怎么会说出那么白目的话?」宋日飞撇撇嘴?!盖琢艘桓雠撕笥忠弊髅徽饣厥?,你知道吗?你这种行为恶劣的程度仅次于没穿衣服跟一个女人躺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还很无辜地问她:嘿!我们昨天没发生什么事吧?」

      「哪有这么严重?」袁星朗瞪视好友?!改慵蛑蔽Q运侍??!?br />
      「我危言耸听?呵,好家伙,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男人的救星、女人的偶像,专门为恋爱中男女解决各种疑难杂症的Superman,人称……」

      「男人中的男人,大师中的大师,恋爱达人是也--对吗?」袁星朗不耐地打断他。这番夸张的介绍词不知听他说过几百遍了,早背得滚瓜烂熟。

      「你知道就好了?!顾稳辗尚ξ?。

      「别把你教别人玩的那种不入流的两性游戏套在我身上?!乖抢拾遄帕??!改遣皇视糜谖腋寡??!?br />
      「哦?」宋日飞挑起剑眉?!父椅誓睦锊皇视??」

      「我跟夜雪是好朋友,她最了解我,我也最了解她,我们可不是那些傻呼呼整天只知道谈恋爱的蠢蛋?!?br />
      「你确定?」

      「当然确定?!?br />
      「你确定你真的了解她?」

      「废话!」

      「那你倒说说看,夜雪听到你那么说后是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袁星朗阴沈地注视宋日飞灿烂的笑容?!妇透阆衷谝谎??!?br />
      「你的意思是--」

      「她笑了。而且还反问我究竟什么事,她根本不记得?!?br />
      「哈!」宋日飞冷嗤?!腹?、哈、哈、哈!」

      「你这是什么意思?」袁星朗怒瞪他。

      「还不懂吗?我在嘲笑你?!?br />
      「我当然知道!」他愤然?!肝侍馐悄阈κ裁??」

      「我笑你不懂女人心,笑你已经大大得罪了一个女人还不自知?!?br />
      「你的意思是--」袁星朗紧紧握住玻璃水杯,几乎把杯子掐破?!肝业米锪艘寡??」

      「没错?!?br />
      「不可能!」他反驳?!敢寡┎皇悄侵旨傧砂暗呐?,她如果生气的话会直接告诉我?!?br />
      「你确定?」宋日飞闲闲喝啤酒。他可不像星朗有个女人在背后管他,立下什么白天不准喝酒的无聊规矩。

      「而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她知道我那天晚上喝醉了,神智不清楚,她不是那种爱计较的女人,不会怪我轻薄她?!?br />
      「是吗?」

      「她有时是凶了点,可其实很温柔的,又善解人意。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乖抢视涤?,一股莫名的焦躁占领他胸臆?!肝也皇枪室庖颖苁裁?,我只是觉得忘了那个吻对我们两人都好?!?br />
      「哪里好了?」挑衅似的口气。

      「哪里都好!」袁星朗低吼,星眸炯炯,点亮火焰?!肝颐鞘呛门笥?,不需要因为一个擦枪走火的吻破坏我们亲密伙伴的关系!」

      「你说话就说话,这么激动干么?」宋日飞慢条斯理地搁下啤酒杯,淡淡笑问。

      袁星朗一窒。

      是啊,他这么激动干么?今时不比往日,他已经不是那个客户迟到几分钟就会抓狂的毛躁小伙子了,现在的他,不论谈判或应酬,都很能够克制自己的情绪,连夜雪都常称赞他,为什么……

      为什么只要想起那个吻,只要想起当他请夜雪忘了那个吻,她是怎么对着他笑,他就忍不住心慌意乱?

      他不喜欢她那样笑,那过分冷静的笑容反而害他这两天总是心神不宁,满脑子都是她!

      也许日飞说的没错,夜雪是在生气,而他自己也隐隐约约察觉了,所以才会那么神经紧张。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他茫然自语。

      「呼!」宋日飞嘲谑似的吐了口长气?!复蟾?,你总算开窍了?!顾?,一副庆幸朽木总算还勉强有救的表情。

      袁星朗狠狠瞪他,猛然抓起水杯,一饮而尽,然后重重放下。

      「话说回来,你究竟在龟毛什么?」宋日飞实在不解?!该髅骶投匀思矣幸馑?,干么不勇敢去追算了?」

      「你懂什么?我跟夜雪不是那种关系!」

      「我知道啊。现在不是,以后就会是了,难道你不想追她当你女朋友?」

      「当然不想!」

      「什么?」宋日飞一愣,不敢相信。近几年来,他这个好朋友开口夜雪、闭口夜雪,他还以为他早就迷恋上她了?!改悴幌不端??」

      「当然喜欢?!乖抢逝肯嗍?,彷佛怪他为何问出这种白痴问题。

      「还是她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怪癖?」

      「她好得很!比起你这种自恋狂,简直可说是十全十美?!?br />
      「那你为什么不肯追她?」

      「喜欢就一定要出手吗?我喜欢她,是好朋友那种喜欢,而且--」袁星朗顿了顿,眼色阴晴不定?!冈僭趺囱乙膊荒茏匪??!?br />
      「靠!为什么不能?」宋日飞受不了似的鬼叫。

      袁星朗垂下眼,掩去眼底的神情?!敢蛭晕依此怠匾??!?br />
      「啥?」

      「她太好了,是我在公事上的得力助手,是我生活中……不,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乖抢拾淹孀趴账?,垂敛的眼紧盯着玻璃杯面,好似他能从那透明的杯面得到什么上帝的启示?!改愣??就因为她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所以我无论如何不能去追她?!?br />
      「为什么?」宋日飞翻白眼,还是不理解这个龟毛好友的理论。

      「如果我贸然去追求她,如果我们真的跨越朋友的界线成了情人,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我们会嫉妒,会吃醋,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她会怨我情人节忘了送花给她,我会怪她不体贴我工作很忙。她会像别的女人要求她们的男朋友一样要求我,可是万一我做不到呢?万一我令她失望呢?」袁星朗抬起眸,语气幽幽地,嗓音略微沙哑?!肝也幌肫苹滴颐侵涞挠岩??!?br />
      宋日飞动容。他一直以为他这个好友感情神经粗得可比电线杆,却没想到他也有细腻弯曲的一面。

      他一定很在乎夏夜雪吧?就因为太在乎了,才更谨慎,小心翼翼地深怕走错一步路。

      宋日飞叹息?!改训滥愦蛩阋槐沧佣贾话岩寡┑焙门笥崖??」

      「有何不可?」袁星朗反问?!肝颐窍衷谡庵止叵稻秃芎?,我很乐于永远保持这样?!?br />
      「可是你总有一天要找个女人谈恋爱的,难道你要抱一辈子独身主义吗?」

      「我会谈恋爱,也会结婚?!乖抢是坑驳?。

      「只是对象不会是她?!顾稳辗闪巳坏亟涌?。

      「……不错?!?br />
      「那夜雪呢?如果她生命中的那个白马王子出现了呢?」

      「如果真的出现了,我祝福她?!乖抢拭嫖薇砬榈厮?,唯有微微抽动的下颔泄漏了他心情的激动。

      「你确定?」这已不知是今天宋日飞第几次这么问了。

      袁星朗愤慨地扬眉?!肝宜档阶龅??!?br />
      「了解?!顾稳辗扇粲兴嫉厝嘧畔买???蠢词虑榛岜涞煤苡幸馑?,呵,真好玩。

      他微笑,脑海里不知在算计什么,眼底闪过光芒。

      ###

      外面下着雨。

      很安静,很温柔的雨,雨滴打上玻璃窗,只有轻轻的、细微到几乎听不清的呜咽声,如果不是她偶然抬头往窗外看,绝不会发现那朦胧的烟雾雨痕。

      这雨,落得太安静了,安静得令她不自觉地,有些哀愁。

      夜雪瞥了眼手表,两点多了。

      照理说袁星朗出去吃午饭,也该回来了,三点半还有个公司内部会议呢,他不会忘了吧?

      或者,是让这雨给困住了,一时回不来。

      想着,她不禁担心起来,怕他淋了雨,好不容易快好的感冒又加重了。

      该不该打个电话去接他呢?也许他需要她送把伞过去。

      夜雪拾起话筒,想按键拨号,却又迟疑。

      何必呢?他如果需要她去接的话自会打电话过来,说不定现在正跟他的好朋友聊得开心呢,她何必多事去打扰?

      说不定他很高兴有抽身离开她的机会,不用整天在公司里和她大眼瞪小眼。

      夜雪起身,到茶水间为自己煮咖啡,咖啡煮得浓浓的,她斟了一杯尝了一口,唇角弯起苦笑。

      她承认,自己在怨他,默默地与他赌气。

      那天早晨,她笑着面对他的请求,其实心如刀剖。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期盼着,一直等待着,可她预约的爱情,依然不来。

      虽然口头上她跟妹妹说得洒脱,但心里,仍是不免烧着小小的希望火苗。

      全被他一句话给浇熄了!

      那个可恶的迟钝的爱折磨她的男人,究竟还要让她等到什么时候?

      夜雪长长地、幽幽地叹息。

      工作上,他已经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大男人,能果决地处理公事,耐心地与人应酬,在谈判桌上,气定神闲,会议室里,英明睿智。

      他能爬到今天这地位,成为一家公司的总经理,的确有他的过人之处。

      但在爱情的场合,他依然是个孩子,

      他无心恋爱,也不知道怎么恋爱,他脑子里,到现在仍是工作第一。

      他是个孩子。

      其实她也是。

      对于爱情,她也很胆怯,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才选择等待,所以不敢主动出击。

      他和她,是两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夏秘书、夏秘书?」一个女同事来到茶水间唤她?!腹裉妹盟涤腥讼爰麏??!?br />
      「谁?」她定定神。

      「我们网路商店的加盟店店长,一位姓林的先生?!?br />
      「请他到会客室吧,我马上去?!?br />
      「好?!?br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 两个和尚锵锵锵98期:传统武术是不是花架子? 2019-05-13
  • 首届尧都文化旅游节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 诚邀八方客感受帝尧魅力 2019-05-09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做的单片机有人用,公司还会亏得需要换将? 2019-05-05
  • 评论:职能部门要发挥好“信息员”作用 2019-05-02
  • 他是黄教六大寺中地位最特殊的一座 2019-05-02
  • 人民日报评论员:共同描绘历史新阶段的发展蓝图 2019-04-27
  • 1—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04-27
  • 第19届达能营养学术年会举行 探讨维生素与健康最新研究 2019-04-11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4-10
  • 升级是硬道理 MQB平台全新一代宝来驾乘体验更舒适 2019-04-10
  • 谢华伟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30
  • “最美追逐”记录新疆故事 赵磊风光摄影作品展开展 2019-03-30
  • 上海国际电影节为期10天 与你共赴光与影的约会 2019-03-29
  • 和平发展使用核科技成果!创新发展没有止境! 2019-03-29
  • 商务部公布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 2019-03-23
  • 专注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体彩排列五 2017北京pk10平台 吉林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双色球周二走势图 巅峰玩家德州扑克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户 排列3中奖号682票图 省市级别的福彩中心 幸运飞艇到晚上几点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 足彩大赢家 报码现场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官网